解密風水 司馬晉室 帝王陵 倪方六 風水三千年 風水 居家風水 六十四卦 家居
解密風水 司馬晉室 帝王陵 倪方六 風水三千年 風水 居家風水 六十四卦 家居

解密風水:司馬晉室帝王陵集體失蹤之謎

 


 

揭開帝都興衰玄機:風水三千年

  司馬晉室帝王陵集體失蹤之謎

  南京俗稱六朝古都,東晉是其中重要的一朝。

  令人奇怪的是,葬在南京的東晉帝王陵至今竟然無一座能夠被確認。所謂,1964年在市區富貴山發現晉恭帝的沖平陵、1981年在北郊幕府山發現晉穆帝司馬聃的永平陵、1972年在南京大學北園發現晉元帝的興平陵,都是考古界的主觀推測,並無定論。而同樣的現象,在洛陽的西晉帝王陵也出現了。

  是什麼導致一個朝代帝王的最後歸宿處“集體失蹤”,成了謎陵?原因在於特殊葬制和盜墓。

  司馬懿定下“三不”喪葬祖訓

  在中國古代帝王陵寢中,元代的帝王陵是最難找的,曾因此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考古探索熱。成吉思汗到底葬在哪兒,成了最具懸念的考古話題之一。次之的則是曾為中國統一作出貢獻的晉帝王的陵建,其陵址、陵主都是考古界苦苦探求的項目。

  西晉、東晉有名可考的帝王陵共有15座(並非15位皇帝)。晉帝王們都葬在哪兒,並不是什麼懸念,但其具體位置,墓中埋葬的是哪位皇帝,屬何人之陵,則是千古之謎,至今沒有一座能被確認。

  晉陵為何如此神秘?原因在奠定晉室基礎的宣帝司馬懿身上,司馬懿曾立下了“三不”遺囑——“不墳”、“不樹”、“不謁”。

  司馬懿是什麼樣的人?他是曹魏謀臣,與曹操可以說是老朋友。雖然史稱“宣帝”,實際上司馬懿一天皇帝也沒有當過,甚至連其大兒子——景帝司馬師、次子——文帝司馬昭,也沒有做過皇帝,是他孫子司馬炎從曹操孫子曹奐的屁股下奪了龍椅后,分別給他們追封的。

  司馬懿之所以立下“三不”遺囑,其實是擔心自己奪取曹魏天下的一幕,在司馬家族身上重演。

  嘉平元年(公元249年)正月初六,輔國大臣曹爽,陪18歲的曹芳(廢帝)到都城洛陽南90里的高平陵,祭祀魏明帝曹叡,這讓時年已70、老謀深算的司馬懿揪准了機會,隨即在城內發動兵變,把曹魏大權牢牢控制在司馬家族之手。

  借魏帝曹芳謁陵而成功兵變,司馬懿的“憂慮”就在這裡。他知道自家天下是怎麼得來的,擔心再如此這般旁落他姓,故而立下“三不”祖訓。另外還有一個原因,當時社會上盜墓成風,兩漢帝王陵、王公墓屢遭破壞,這對司馬懿立喪葬祖訓,也不能沒有影響。

    西晉風水寶地選在洛陽北邙山

  晉帝王陵的特殊葬制,給後世的考古專家製造了很大的麻煩,卻沒有難倒盜墓賊。已發現的未能確定陵主的晉帝王陵,沒有一座未被盜過,南京一帶的東晉帝王陵更是這樣。

  盜墓賊,才是考古專家的天敵和晉代帝王“集體失蹤”的禍首。

  晉代共有15位史家認定的皇帝。其中,西晉4位,歷52年;都城洛陽,公元316年為匈奴所建的漢國(前趙)所滅。東晉11位,雖然是半壁江山,卻歷104年;都建康(南京),為宋劉裕所滅,南朝開始。

  西晉的帝陵區在都城洛陽附近偃師縣境內的北邙山一帶。北邙山位於黃河南岸,“地勢軒然,風景絕佳”,是中國古代營建陰宅的最佳風水寶地之一。過去就有“生在蘇杭,死葬北邙”一說。

  秦丞相呂不韋、包括漢光武帝劉秀在內的5位東漢皇帝、南朝陳後主陳叔寶、唐朝詩人杜甫、大書法家顏真卿、南唐李後主李煜等,都先後葬於此。此即唐代詩人王建《北邙行》一詩中所謂“北邙山頭少閑土,儘是洛陽人舊墓。舊墓人家歸葬多,堆着黃金無處買……”

  葬於北邙山的西晉皇帝分別是武帝司馬炎(峻陽陵)、惠帝司馬衷(太陽陵),還有追封的宣帝司馬懿(高原陵)、景帝司馬師(峻平陵)、文帝司馬昭(崇陽陵)。

  這些陵墓離都城都很近,其中峻陽陵離洛陽僅20多里。而“近國都”是西晉皇陵的顯著特點,並為後來的東晉所承襲。東晉陵墓比西晉還近,有的甚至在皇宮的邊上下葬。

  晉室“龍脈”十六國時期遭破壞

  雖然晉帝陵是“不墳不樹”,子孫也不謁陵,但在當時還是很好找的。其並不像成吉思汗等元代皇帝那樣,是真正地實行“秘葬”,一點地面痕迹也不留,讓盜墓者無從下手。

  十六國時期的永嘉五年(公元311年)、建興四年(公元316年),北方漢始主劉淵侄子、大將劉曜(后改漢為趙,自己當皇帝)先後在洛陽、長安俘虜了晉懷帝司馬熾、晉愍帝司馬鄴,滅了晉室。太興二年(公元319年)正月二十五,劉曜就開始盜掘北邙山上的晉帝王陵了。當時劉派兵先挖了崇陽陵,五月再挖太陽陵。

  劉曜為何急於盜晉陵?他並不是貪圖隨葬寶物,因為晉帝都是薄葬,陵內也不會有多少好東西。劉曜的動機是想破壞司馬家的風水龍脈。

  劉曜盜墓不同於一般的盜墓賊,摸了寶物即走,因為帶着破壞風水的目的,劉曜把西晉帝王陵挖掘得一塌糊塗,甚至搗毀陵內器物。特別是能證明陵主身份的哀冊、墓碑都被砸了,而這些東西正是考古專家眼裡的能確定陵主身份的“寶物”。

  繼劉曜盜墓之後,僅僅過了32年,即晉穆帝司馬聃在位時永和七年(公元351年)九月,又有盜墓賊去挖了峻陽陵和太陽陵,造成二陵地宮嚴重崩塌。接到凶訊后,司馬聃自然也如司馬睿那樣“素服三日”,並派太常趙拔,想盡辦法前去修葺被盜二陵。

  但是,司馬睿和司馬聃可能不曾想到,包括自己的陵寢在內,分佈在都城附近的東晉帝王陵,也未能躲過盜墓賊的鐵鏟鍬。


   
違反祖訓的晉陵在南京發現

  風水遭破壞、“龍脈”被掘、祖宗受辱,對司馬家族無疑是一次最沉重的打擊。當時,42歲的琅琊王、司馬懿的曾孫司馬睿已在建康(南京)稱王,不久即帝位,史稱“晉元帝”,東晉開始。

  據史料記載,東晉陵區主要在建康都城西、東、北三個方向,緊靠宮城。西陵區在雞籠山之陽,今南京大學北園、鼓樓崗一帶,葬元、明、成、哀四帝;東陵區在鐘山之陽龍尾坡,今富貴山一帶,葬康、簡文、孝武、安、恭五帝;北陵區在幕府山之陽,葬穆帝。在東晉滅亡后不久,東晉諸陵也如西晉諸陵一樣,分別被政 治對手和盜墓賊光顧了。

  這一說法,得到了考古證明。

  1980年,南京汽輪電機廠在位於幕府山南邊、與北郊北固山毗連的一處土丘上搞基建,此土丘有20米高,南北長50餘米、東西寬200餘米。當挖土機把土丘上部削去6米多后,一座大墓暴露了出來。1981年4月,南京博物館考古隊進行了發掘。

  對照《建康實錄,》穆帝葬在“幕府山之陽”,陵號“永平”,“周四十步、高一丈六尺”的記載,考古專家推斷,墓主就是司馬聃。為何不能確定此墓就是永平陵?因為墓中能夠證明墓主身份的文物一件也沒有,那些文物都被盜走或盜毀了。

  司馬聃的永平陵,是迄今發現的唯一一座有封土堆的晉帝王陵,這嚴重違反了司馬懿“不墳”、“不樹”“不謁”的祖訓。為何司馬聃要標新立異?現在已無法說清。

來源網站: 中國風水學院